登陆

如风营销:互联网金融背后是什么?值得深思

wang 2020-11-16 29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互联网金融全民借贷蚂蚁金服短视频电商平台
0

近年来,金融科技巨头在金融牌照上动作频频,哪个互联网巨头说自己没有涉及金融业务,甚至于会被同行嘲笑“out”了。



“开银行”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标配。


据统计目前有70%多的APP一脚踏进了金融的浪潮中。



有没有发现,现在不管是打开电商、短视频、生活……平台,全都逃不掉金融、借贷的广告。


“超低利率”、“0门槛申请”、“全民都可借”、“随借随还”……满屏的广告,全都在明目张胆的告诉你:“亲,缺钱吗,我这儿有,别客气拿去花”。



而被消费主义挟持的年轻人,奉行借钱也要享受生活的生活方式,于是一头扑进了借贷的深渊,还美其名曰“花明天的钱,圆今天的梦”。


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入了资本精心编织的噩梦。



欢迎来到“全民借贷”时代。


毫无疑问,全民借钱时代,“黄-du-度-贷”已成社会四害!



全民借钱时代


不是阿里改变了时代,而是时代造就了阿里。


以前的中国人爱存钱,现在的年轻人爱上了享受生活,毕竟跟父母辈相比,再努力工作也赚不了几块房子的砖,不如放飞自我。



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84.19亿张,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.46亿张,占总数的8%,同比增长8.78%。


其中,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.53张,同比增长8.36%。



我国2015年居民杠杆率是39.9%,而到了2020年下半年,已达到了59.7%。


短短5年,上升了近20%。


事实上我们进入全民借钱时代。


与之相应的是,鱼龙混杂的贷款公司越来越多。


根据央行数据,截至2020年9月末,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227家。其中,核批经营可以开展网络小贷业务的249家。


互联网巨头也扎堆与民营银行合作。


首批开业的浙江网商银行,蚂蚁金服占30%股权,为第一大股东;


深圳前海微众银行、江苏苏宁银行、吉林亿联银行、四川新网银行,相对应的,苏宁、美团(点评)、小米集团分别在这几家银行里间接或直接持有30%、30%、28.5%和29.5%的股权。


吉林亿联银行第二大股东吉林三快科技有限公司,为美团(点评)运营主体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;


四川新网银行第一大股东新希望集团持股30%,第二大股东四川银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、持股29.5%,该公司为雷军持股90%股权的北京小米电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股权比例限制导致了各家互联网巨头入股民营银行均在30%以下——对于民营银行,银监会确定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为30%,以避免单一股东一股独大。




金融变现


近十年来,移动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,诞生了一个又一个风口。


但最终,这些玩家们殊途同归,几乎全部在金融变现战场完成会师。



互联网第一个时代,急速扩张,获取流量;第二个时代,红利丧失,开始变现。


现在人口红利逐渐下滑,互联网开始进入第二个变现周期。利润高,需求大的金融业务就成为不二选择。


一方面,互联网巨头可通过金融牌照,加速流量变现,并实现对其生态内部和上下游产业链上的企业的金融服务。


另一方面,与传统金融机构相比,互联网企业更具备技术能力、获客渠道等优势。


从资产规模、营业收入和盈利情况看,互联网银行真的赚钱。


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民营银行净利润45亿元,2019年净利润82亿元,其中互联网银行贡献近8成。


其中,移动银行和网络银行系统组成的网上银行系统在2018年合计规模29亿元,预计2022年将达到66.23亿元,复合增速为22.92%。


中国银行业的电子渠道收入保持快速增长态势,中大型商业银行的电子银行收入占整体业务收入的比例已经达到90%以上。




先有阿里、腾讯、京东、百度,后来者有美团、滴滴、小米、58、唯品会等等,中国的前20大互联网公司目前只剩陌陌还未入场。


甚至一些完全和金融搭不上边的工具APP,也上线了金融产品。


WPS上线了金山金融借款的产品,月放款已达到百万级别。


搜狗输入法,也上线了金融产品,打字的时候点左上角的图标,就能看到借钱页面。


许多手机厂商在出厂的时候,就装有自家的钱包App。


比如,小米钱包上线了随星借;而OPPO钱包,上线了分子贷;而vivo钱包,也有借钱产品。


……




似乎整个互联网都成了借贷公司。


美团要给我贷款,美图秀秀也要给我贷款,连全民K歌也要给我贷款。


还说我的信用良好资质优越,恭喜我获得高额度的贷款资格?


这一切都是利益驱使罢了。





“荒、du、毒、贷”社会四害




“贷”在晚近二三十年来被太多西方经济学理论美化、粉饰,被披上了一层层外衣,就像“寡头”成了“人民富豪”,“洗-白洗-钱”成了“爱国资本家”、“慈善大牛”、“公益先锋”……




huang、du、毒、贷从旧社会发衍至今,背后的本质都是剥削压迫。


黄世仁借钱给杨白劳,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正常地收息,而是从根子上就是瞄准了喜儿!


本来“黄、du、读”是社会三害,看来应该改为“黄-du-度-贷”社会四害。




互联网公司别忘了,做金融,一定要讲政治。


纷纷跨界搞金融的互联网大佬们,确定自己具备这种政治觉悟吗?如果不具备,建议回去学习,认识到位了再来搞比较好。


说的就是马云等等……


谢谢打赏
支付宝 支付宝
微信 微信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