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

如风营销:河北有故事--霸州--穆桂英大破天门阵

wang 2021-07-29 37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河北有故事穆桂英天门阵霸州故事
0

霸州北庄头和白坟两村之间,有一大片荒凉旷野,方圆十来里。多年前,这片旷野里还有许多印迹隐约可辨,细瞧才知道是一些羊肠小道的痕迹。这些小道没有一条是正南正北,正东正西的,都是弯弯曲曲纵横交错。小道两边长满了密密实实的马莲草,每到春夏就开出美丽的花儿,花大叶肥,比别处明显地鲜艳、茂盛。这条道就是传说的“马莲道”,这片旷野就是宋代辽国大将肖天佐布下迷魂阵的地方。




当年,这片旷野地形十分险恶,肖天佐就选中这块地界儿,摆下了天门阵。天门阵是按五形八卦所摆,每个阵都有阵门、阵眼、阵脚和阵胆。天门阵里大阵套小阵,子阵套母阵,纵横交错,诡诈万端,变化无穷,星罗棋布,共是一百单八阵。




在天门一百单八阵中,数迷魂阵最厉害,最歹毒。肖天佐在其中掺杂了江湖妖术,此阵密取怀孕妇人七个,倒埋迷魂旗下,遇交战之时,专门收敛将士精神。两军开战后,妖气并起,令进阵者神智迷乱,难以自持,闯阵之人若无坚定的心性,必定丧生阵中。并且进阵容易,出阵万难。




穆桂英武艺高强智勇双全,在穆柯寨招杨宗保为婿后归于宋营。为破天门阵她遍访高人,掌握了破阵方法,仗着一身是胆闯入了天门阵,跃马横刀,所向披靡。



肖天佐性如烈火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听说穆桂英接连破阵斩将,他并不慌张,稳坐阵中,单等穆桂英前来闯阵送死。




再说穆桂英带领军马一阵一阵地杀,一阵一阵地破,所向无敌,愈战愈勇。什么一字长蛇阵,二龙戏水阵,三山月儿阵,四门兜底阵,五虎八山阵都一一攻克下来,此刻已经进了六甲迷魂阵。哪知进了迷魂阵,从阵西杀到阵东,从阵东杀到阵北,杀来杀去又回到原先的地方,根本找不到出口。穆桂英这才领教了迷魂阵的厉害,多亏她武艺高强,又熟知阵法,这才九死一生,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,只是再想出去已经比登天还难了。




正在往前杀,忽见前面竖起七杆大旗,几乎是从地下钻出来一般冲出一群妖鬼,个个面目狰狞,有的满身血污,有的舌头拖出老长,有的只是一具骨架,千奇百怪都哭嚎着冲宋军扑过来。宋军兵士虽然和契丹兵交战不害怕,可哪里见过群鬼出战?都惊得魂飞天外,纷纷后退。




穆桂英经过高人指点,早已经料到,迷魂阵里出现的这些都是幻觉,只要心性坚定,鼓足勇气前冲,就可以闯过去。她极力静下心来,策马冲了过去,只见那些妖鬼像一股气一般,看着吓人,却根本没有力量阻挡她,冲过去便像一股烟一般飘散无踪。宋军兵士见状,纷纷跟上来随穆桂英冲向了群鬼。穆桂英知道如何破此阵,命兵士们赶至迷魂阵旗下,掘出下面埋的孕妇尸体。




七具尸体都挖了出来,穆桂英认为迷魂阵已破。却不料那几具尸体挖出来后很快变得全身乌黑膨胀像充满了气,并且从口中不断地吐出一股黑气,这几股黑气弥漫开来。兵士们闻到一股很怪的味道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双膝发软,浑身乏力,似乎是中了什么剧毒。距尸体近的兵士很快一个个脸上布满黑气,身不由己地瘫倒在地,七窍流血而亡。




穆桂英一见此情形暗叫不好,她听说过有一种邪术,在尸体中注入七种剧毒后埋到地下则毒性藏在尸体中,一旦尸体暴露于空气,则毒性借尸身扩散入空气之中,人一旦闻之必死。此时已经不能再接近那些尸体,她赶紧下令兵士们躲开,不要吸入毒气。可这迷魂阵中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,怎么跑也出不去。并且好像天空中扣了一口大锅,连一丝风都没有,眼看毒气越来越扩散,只要充满了整个迷魂阵,阵中的宋军兵将连穆桂英都将丧身其中!




穆桂英没料到肖天佐如此歹毒,她在阵中左转右转怎么也出不去,急得头顶冒烟却没有办法。此时她已有七个月的身孕,不禁暗自难过,自己一死倒不怕,只是连累腹中的孩子,还未出生就随她一同丧命,实在让她不甘心。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也觉察到了危险,穆桂英感觉腹中一阵绞痛,令她难以支持,跌落马下,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。




这时,灰蒙蒙的天空突然像被刀劈开了一道缝隙,一阵清爽的风扑面而来。穆桂英心中一喜,只要毒气被风吹走就没有危险了!果然如她所料,那股风穿行在迷魂阵中,很快将那毒气吹散了,中毒后浑身无力呼吸困难的宋兵也渐渐恢复了精力。




穆桂英重新打起精神,只觉得混混沌沌的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,翻身上马很快找到了迷魂阵的出口。一路厮杀到达了天门阵的中心,也就是它的心脏,只要杀死位在中心的主阵之人,擒贼先擒王,就是破坏了整个一百单八天门阵,所有阵法就迎刃而解了。




主阵人正是肖天佐,他听说穆桂英冲开一道门户又一道门户,破了一个机关又一个机关,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,连他自以为固若金汤的迷魂阵也没挡住穆桂英,直杀得辽兵鬼哭狼嚎,尸横遍野。肖天佐气得七窍生烟,五脏蹿火,当即披挂上马,摆开阵势,要与穆桂英决一死战。




穆桂英拍马相迎,与肖天佐杀在一处。二人大战三百回合,分不出胜负高低。这场恶战从天黑杀到天亮,又从天亮杀到天黑,直杀得日月无光,天昏地暗。




穆桂英怀有身孕,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。肖天佐一见有机可乘,挥舞手中大刀,使尽平生的力气照准穆桂英的头顶猛砍下来。穆桂英久经沙场,临危不乱,把马往旁边一带,借对方蛮力,四两拨千斤,用手中大刀一磕,躲开这夺命一刀。待二马错蹬的一刹那,穆桂英并不回头,双手翻动,反手一刀挥了出去。说时迟,那时快,肖天佐来不及躲闪,被一刀劈于马下,一命呜呼了!




肖天佐一死,宋兵乘胜追杀,辽兵群龙无首四散奔逃。穆桂英用力过猛,只觉得腹内一阵剧痛,眼前一黑,栽下马背。兵将们赶忙抬着穆桂英往瓦桥关大营赶。当走到霸州城南望见几户人家时,穆桂英实在坚持不住了。女兵们就围过来圈成一堵墙,穆桂英就在这人墙之内生下了杨文广。她割下一角战袍,将婴儿包裹起来。后来霸州的人们就把这个小村庄改叫“包子庄”。




穆桂英攻打天门阵之前,在五台山出家的杨五郎算出侄媳有难临头。论武艺,穆桂英要在肖天佐之上,可斗阵法,穆桂英便不是肖天佐的对手了。杨五郎恐有闪失,就下山来到阵前助战。穆桂英冲进阵去,杨五郎正在担心,忽见东南天上隐隐有红光闪烁,他心头一喜,算知穆桂英有上天保佑,自会绝处逢生,化险为夷。




原来这天门阵,上应天,下应地,中间全靠一股“气”支撑,“气”一散,阵就破。而这“气”最忌讳的就是胎气。胎气一出,阵“气”必破。迷魂阵中阵气未散,里面的人如同被扣在锅中,纵然有超人武艺也是出不来的,全仗穆桂英阵中动了胎气冲了那股“气”,这才彻底破了迷魂阵。




肖天佐死后,尸体横在马背上,那匹马落荒而逃,驮着他沿一条小路向东跑下去。肖天佐的鲜血一直喷流了三里才停止下来。小道两边的马莲溅满了肖天佐的血,从此白花变成了红花,人们就把那条道叫成“马莲道”,一直传到今天。




肖天佐死后就埋葬在“马莲道”尽头,留下几个守墓人。后来慢慢生息繁衍,发展成一个小小村落,但始终没个正式名字,至今仍叫“白坟”。




据说,后来有人到那一片旷野里去开荒种地,一进去就蒙头转向,不知时辰,只能是饿了就收工回家。所以,现在人们还是叫它“迷魂阵”。


谢谢打赏
支付宝 支付宝
微信 微信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